第281章 全军覆没

小说名:末世之全能大师

丹田,从来都是古武者非常注意守护的位置。

双方对决,这里是绝对不会出现破绽的地方。

所以秦烽和其他人对决,很难一开场,就直接使用吸星诀.扭转乾坤。

但是一旦战斗陷入后期,吸星诀完全可以碾压他人。

现在,血玉衡为了攻击秦烽,空门大开,想要给秦烽一次重击,借此翻盘。

只是秦烽,反倒抓住了这次机会,以伤换伤。

而且受伤最重的,绝对不是秦烽!

吸星诀爆发,血玉衡丹田内的内力,顿时狂涌而出。

作为一个D段能力者,丹田内的内力都是液体,秦烽吸收过来,转化为云海气体,宛若奔腾的云雾。

丹田内,眨眼就多出了一层云海。

两层,三层。

不断叠加。

到达第四层之后,血玉衡浑身抽搐,皮肤都快速苍老起来。

经过战斗,他只剩下四层的内力液体,居然全被秦烽抽走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秦烽,经脉错乱,只能大口吐血,他想要挣脱,但是秦烽怎么可能允许。

吸星诀的吸力更胜。

眨眼间,血玉衡已经被吸收得皮包骨头,身上一丝精血也不剩下,他的瞳孔涣散,整个人身体都萎靡下去。

秦烽收回了手臂,对方身体内,已经抽不出一点的内力了!

他直接抬手,一拳打在了血玉衡的胸口上。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血玉衡的身躯就好像只剩下骨头架子,被这一拳打中,轰然破碎!

血玉衡死!

在战场外百米的人,此时全部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

秦烽脚步不停,折返回来。

那豪华的悬浮战车上,大口吐血,已经没有了战斗力的血家执事看到了秦烽,顿时想要向后退去,甚至爬到了驾驶室的位置,留下两条腿在外面悬空着!

秦烽硬生生抓住了对方的腿,将对方拽了回来。

“啊!不要,不要杀我!”

那人发出惊恐的叫声。

就算是E段能力者又如何?面对死亡的时候,他们一样惧怕。

“吸星诀!”

秦烽手按在了对方已经错位的五脏六腑上,疯狂吸收。

和血玉衡没发比,内力也不过是一层云海,还十分松散,恐怕吞噬之后都没剩下多少。

那人身体狂颤,很快就失去了力量,软软倒下。

本就受了重伤,用内力护住五脏六腑,如今没有了内力保护,他自然必死无疑。

连杀两人,秦烽的身上,也带上了一抹血煞之气。

秦烽继续向前走,正是那些血家人的方向。

此时这些人,眼中全是惊骇,甚至不自觉的,不断退后。

他们怕了!

“逃!”

“我不想死!”

“快跑!”

原本是跟着长辈来耀武扬威的,现在,却变成了丧家之犬。

他们没有时间感叹变化太快,只想着保住自己的性命。

不但是这些年轻人,跑得最快的,却是血林翰。

“还想跑?”

秦烽内力灌注脚下,结实的公路上,顿时炸开。

秦烽的速度极快!

“死!”

秦烽一拳爆发,只是单纯的带着内力,顿时四五个人被秦烽打倒在地。

“噗噗噗……”

鲜血喷洒,身躯都被打成了肉泥。

“啊!!!”

惨叫声连连响起,这些F段或者是G段的血家古武者,对秦烽来说,根本是土鸡瓦狗!

秦烽没打算放过!

这些人,不过是用了两三招,就全部灭杀.

现在,只剩下狂奔的血林翰。

只是血林翰也身受重伤,一条胳膊还被秦烽切断,哪里跑得出去多远。

秦烽很快就追了上来。

“吸星诀!”

吸力爆发!

血林翰发现身后就好像是一个漩涡一样,产生了巨大的吸力,让他的速度大降。

“不!”

这声惨叫,却没有阻挡秦烽的动作。

秦烽一把抓住了血林翰的脖颈。

“咔嚓!”

清脆的响声传来,血林翰的脖颈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了起来。

死!

秦烽顺手释放吸星诀,狂抽内力云海,这才放下了血林翰的身体。

匕首挥起,血林翰的头颅被秦烽斩了下来。

这头颅,在赏金猎人网,同样价值非常。

秦烽开始打扫战场。

血家这次来的人光是空间符文装备就一大堆,更别提死得顶级的三个人,那血玉衡,更是财富逆天!

D段能力者,市长级别的人物。

光是符文装备当中的材料,丹药,还有能源币,价值就大概一百亿。

而且,对方通讯器里面的钱,恐怕更多。

可惜的是,血玉衡已经很多年不出手了,十年内没有人通缉,就自动化为沉案,通缉款退回。

不过秦烽也不贪图多,血玉衡身上的东西,已经让秦烽赚翻了。

“没想到换一个身份,从无到有居然眨眼就超过百亿身价了!”

秦烽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着。

“你还笑,你都流血了!”白璃从一个悬浮车上跳下来,很快蹿上了秦烽的肩膀上,伸出小舌头舔了舔。

秦烽摸了一下白璃,却将她光滑的皮毛弄脏了。

白璃翻了一个白眼给秦烽。

“对不起啦,小白,走吧,还是快点到牛蒙城,给你洗澡好了!”秦烽说着,拿出了银光闪电,悬浮车快速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等秦烽小时之后半小时,后面才出现了一个车队,正是之前不敢前进的车子。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战斗的现场,公路被毁,一辆辆豪华的悬浮车倒在路边,失去的人类的尸体,让他们惊恐的瞪大眼睛。

想也知道,这里到底遇到了什么。

“走,快走,绕路,哪怕是三倍的路,也不要在这里经过!”

这种级别的战斗,哪怕留下一丝痕迹,都可能被牵扯上满门灾祸。

哪怕那些留下的悬浮车价值非常,那些死去的尸体上,可能一个通讯器都价值十万,这些人也不敢去发那些死人财。

而此时,在血家内,通讯器更是疯狂作响。

“执事……已死亡!”

“第五代长老血玉衡,已死亡!”

“执事……已死亡!”

“第七代子孙……”

“第七代子孙……”

“……”

“第六代子孙血林翰,已死亡!”

消息疯狂作响。

出去的那些人,全军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