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十步一杀

小说名:末世之全能大师

“杀人者,人恒杀之!”

秦烽冷声说道,第一时间锁定了最先跑到他面前的一个古武者。

“黑暗笼罩!”

“鬼影迷踪!”

秦烽做得十分隐秘,但是速度绝对飞快。

庞大的内力,瞬间破碎了对方的护体内力,没有罡气保护,对方在秦烽的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狗。

这就是内力的碾压。

“噗!”

人头飞起,鲜血四溅。

一人,死!

秦烽反身回去,内力狂涌,大杀特杀。

“啊!”

一个枪械者喉咙被划破,惨叫声当中,鲜血却顺着嘴巴流淌而出,他浑身失去了力量,倒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

一个异能者眼看着秦烽硬生生抗住了他的火焰冲击,撞击在了自己的身上,肋骨噼里啪啦的断裂!

强大的力量,让这个异能者,直接被碾压成了肉饼。

秦烽的杀戮!

鬼影迷踪越来越熟练,甚至没有人能抓住秦烽,而那些人胡乱攻击,伤害得只有自己!

战斗只进行了十分钟,就死了二十多人!

剩下的十多个人突然心生惧怕.

他们到底是和一个什么样的敌人在战斗?

“退!”

“不能再打了!”

“钱没有赚到,殒命当场,不值得!”

这些人顿时暴退。

秦烽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根本没有继续追杀他们的意思。

双手翻飞,将这些死亡的杀手身上的战利品搜刮走,至于尸体,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部斩了脑袋。

万一是通缉犯呢,还能换点钱。

隐藏在暗处的人看到秦烽这么做,只觉得胆寒。

现在,他们突然觉得和血家相比,这个猎血者,同样是一个危险人物。

秦烽继续在大路上走着,也没有开悬浮战车,就是普普通通的走,大摇大摆得招摇过市。

第一波刺杀结束,血家自然也是派了人前来查看的。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将血玉衡的空间符文装备拿回来,那可是价值一百亿的东西。

只是没想到,这些E段能力者死得这么惨,死得这么干脆。

消息传回血家,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混蛋!”血玉魁怒目,看着通讯器上传来的视频,愤怒滔天。

可是,血玉魁心中的寒意也越来越大。

其他人看到血玉魁这般愤怒,反倒不敢说话了!

“把消息放出去,五长老身上带着绝世宝物,价值百亿!”

“七长老!”

“这,这样那些D段能力者也会出手的吧?到时候,我们更是收不回东西了!”

“而且,这让我们血家的面子,放在哪?”

血玉衡死了,血家却没有承认,秦烽也没有拿出证据。

一个黑暗世家的长老挂了,这是多损失颜面的事情?

“闭嘴,你们以为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吗?甚至现在有些老东西,恐怕已经动了,放出消息,正好能让人前仆后继,我要把这次的水搅浑,累也累死那猎血者。”血玉魁说道。

众人都觉得血玉魁说得有道理。

“我去叫三长老和六长老,这次,最后还是要我们出手!”血玉魁开口说道。

他们,自然是要做最后的渔翁。

猎血者杀得人越多,战利品就越多。

财帛动人心,他们也不想放过。

至于那些跟上去围剿猎血者的人,自然是被他们黑吃黑了!

血家这次的做法,和当初秦烽悬赏毒蝎团十分相似,但是具体的操作,又不同。

秦烽悬赏毒蝎团,价格高昂,却没有人敢杀毒蝎。

血家悬赏秦烽,价格逆天,诱惑十足,众多人前去猎杀,最后却被血家坐收渔翁之利,可以说算盘打得噼啪响。

只是,这样的结果,会和秦烽悬赏毒蝎一样吗?

……

公路上,秦烽继续走着自己的路,他知道,暗中还有人在盯着自己。

但是这些人,他都不在意。

只敢暗中窥视的人,秦烽也不放在心中,只是公路上,随着前进,却出现了另外一个人影。

秦烽的脚步,顿了下来。

他的视线打量了一下对方,一身高级作战服,居然是D段紫光符文装备,胸口上带着D2段的徽章。

而且奇怪的是,这人脸上也同样带着面具,似乎要隐藏身份。

不过从对方脖颈上的皮肤来看,这是一个老者,起码六十多岁了!

秦烽在他身前站定。

“猎血者!”那人呼唤了一声,语气中带着一丝复杂。“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和血家对上,老夫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不过你现在麻烦缠身,恐怕逃脱不了血家的追杀!”

秦烽沉默,听到对方把这些话说完,才开口问道:“那您老有什么高见?”

“我知道,你得到了血玉衡的空间符文装备,如果你把那个交给我,我自然会替你引开其他人的追杀!”那人说道。

秦烽冷笑一声,“想得倒美!”

那老者胸口浮动了一下,随后语气也冷硬起来。

“我好心帮你,不要不识抬举,答应我,你还能留住一条小命!”

“你现在让开,也许还不至于死在荒野!”秦烽沉声说道。

这个老者,恐怕不是黑暗组织的人,甚至很可能是人类联盟当中,实力不弱的存在。

只是对方打错了算盘,不应该来找秦烽!

“看来,老夫只能动手了!”

这个老者先礼后兵,出手却是绝对的杀招。

毕竟他知道,能够杀掉血玉衡的,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他不想步血玉衡的后尘。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秦烽叹息一声,“你既然是真的要杀我,那么我自然不会留手!”

如果这老者只是贪图钱财,仗着自己D2段的实力,拿出来的招式只是想击败秦烽,那么秦烽大可绕他一条性命。

可是现在,秦烽可不会这么仁慈。

有的时候,处事就是照镜子。

你对镜子笑,镜子对你笑。

你对镜子怒,镜子对你怒!

这老者嘴上说得仁义,还不是对秦烽痛下杀手.

“轰!”

两人的内力罡气,撞击在一起,内力浑厚无比。

“黑暗笼罩!”

在一片扭曲的内力当中,符文悄然钻入其中,隐蔽的黑光射向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