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何以报德

小说名:末世之全能大师

孔婷的话,对于秦烽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动摇,其实就算孔婷不说,秦烽也没打算放过这些人。

辛拉魔组在度桑盆地当中,简直就是臭虫一样的存在。

他们不是华夏联盟的人,而是相邻的政权统治的度桑联盟的人。

所以这些人总是绕过度桑盆地,袭杀华夏联盟人员,将这些人当做肥羊,他们则是狼群。

最关键的是,度桑联盟根本不管,甚至还鼓励这些人的行动,因为这些人会把没用的东西,贩卖给贫瘠的努力挣扎的底层度桑联盟成员。

这可比他们原本制作的要精良的多。

对于这样的毒瘤组织,秦烽一开始,也没有放过的打算,只不过,他也同样看清楚了孔婷的立场。

这个女人真是无药可救了!

秦烽没有理会孔婷,脚下内力爆发。

“龙行术!”

呼啸而行,速度如同神龙见首不见尾。

眨眼间,秦烽就穿过孔婷的身边,追上了那些想要后退的人。

而此时,那些古武者,也看到了秦烽的恐怖速度,原本已经跑开了百米,却眨眼被秦烽追了上来。

“不行,跑不过的!”之前的那个火系异能者,叫了起来。

他不是古武者,就算有火焰奔袭,可以瞬间避开攻击,却没办法长途跋涉,根本逃不开秦烽的攻击。

“弗洛格大人,救命!”这火系异能者对着通讯器大喊起来。

没想到,他们刚刚喊着,那位B段金属系异能者,就出现了来。

只是和他们想象中的不同,这个弗洛格大人,甚至有些狼狈而逃的意思。

他现在浑身都是金属化,看上去金灿灿的,但是身上的作战服,和内部的符文装备上,却全是各种被划破的痕迹,看上去像一个落魄的乞丐。

“呼!”

风声传来,弗洛格的身后,追着白璃。

虽然众人没有看到两个人战斗的场景,但是毫无疑问,弗洛格居然是落入下风的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弗洛格一眼看到人群中的孔婷,对方显然不是自己的人,而且,这个女子的身份,之前迪让也说了。

于是弗洛格立刻眼球一转,落在了孔婷的身上。

“噗噗!”

无数的钢铁凌空浮现,冲孔婷的方向刺杀。

“小心!”

孔婷的两个保镖立刻大叫起来,内力罡气爆发,想要阻拦这些攻击!

但是一个B段的异能者,哪里是他们可以抵挡的!

“啵!”内力罡气瞬间被击碎,两个异能者立刻被钢筋铁条刺穿。

“噗!”

两人被击飞了出去,大口吐血。

“过来!”

弗洛格的异能变化莫测,金属符文变成了一个铁链,死死缠住孔婷,将他拽到了自己的身边。

下一刻,他金属指甲的手掌,已经抓在了孔婷的脖颈上了。

“不许动,否则我就杀了她!”

弗洛格对着白璃说道,此时还浑身颤抖。

之前他追向白璃,结果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掌控空间之力,猝不及防之下,立刻受了重伤,好在他能使用金属化将自己身躯冻结,否则的话,命差点丢了。

尽管现在是保住了性命,但是白璃太难缠了,空间符文更是用的得心应手,让弗洛格根本不可能接近白璃,几次之后,自己的身躯都快被对方空间刃切烂了。

他突然觉得,这次恐怕真是踢到铁板了。

这个女人的确倾国倾城,但是就和玫瑰一样,绝对是一个带刺的,而且带着剧毒的玫瑰。

不过,抓到了孔博的女儿,也是一个好消息,之前是想要阴一下孔博,现在,弗洛格觉得,他直接勒索来得比较快。

只是,弗洛格的话,秦烽根本听都没有听。

龙行术爆发之后,速度快得让人应接不暇,秦烽一瞬间,就出现在了那火系能力者的身前。

“火焰刀芒!”

“焰盾!”

火系异能者惊慌大叫,怒吼起来!

“嘭!”青王刀再次追杀过来。

“元素化!”那异能者再也抵挡不住,浑身化为火焰,四散而逃。

异能高级火焰化,秦烽的火结界,也可以拥有这样的效果,但是单独却无法释放。

不过秦烽知道这火焰化的最大弱点,又或者,对付这样的情况,秦烽完全是以蛮力在抗衡。

“火龙术!”

秦烽召唤出一条庞大的火龙,大口吞噬,将那火焰全都吞入肚子里面。

很快,其中一个火焰化为人影,不得不对抗火龙,否则一旦将火系符文全都吞下去,那人也必死无疑。

“轰!”

“砰砰!”

火焰四散点燃,将草丛都燃烧起来,迅速变得枯黄焦黑,火龙术强大无比,直接淹没了那异能者,尽管对方拼死反抗,最后却还是变成了一具焦炭!

这名火焰异能者,还是死了。

“嘭!”

焦黑的尸体落在地上,让弗洛格怒火冲天。

“我让你住手!”

秦烽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继续厮杀。

弗洛格七窍生烟。

“噗!”

金属的利爪,瞬间抓住了孔婷的肩膀,随后猛然一扯。

一瞬间,孔婷的胳膊,就被撕裂了下来。

“啊啊啊啊!”孔婷厉声惨叫。

“你要是再杀一个人,我就再切断她一个胳膊!”弗洛格说道。

秦烽毫不犹豫,如同狼入羊群,青王刀挥动,再杀一人。

此时,算上弗洛格,辛拉魔组这次来的人,只剩下九个人了。

“你!!!”弗洛格怒瞪秦烽,就要再次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受了重伤的两个C段能力者,连忙说道:“秦先生,求求你了,救一下我家小姐,看在孔大人的份上!”

秦烽这才停下追杀的脚步,而剩下的人,心惊胆战,大口喘息,小心的移动脚步,站在了弗洛格的身后,为恐秦烽在突然攻击!

“我为什么要救一个和自己无关的人?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此时孔婷也疼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连忙惨叫着苦苦求饶。

“秦烽,我错了,我只是,我只是有点喜欢你,我没想做别的啊,你救救我,我给你做牛做马,一辈子报答你!”

秦烽脸上却带着浓浓的厌恶。

“你喜欢我?却要人来追杀我,你的喜欢,还真是特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