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不可能的事情

小说名:末世之全能大师

不过沙巴毕竟是A段,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是黑暗异能!

于是立刻,沙巴将金系异能调动起来,充斥周围,驱散黑暗。

所以沙巴只是片刻,就恢复了感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可怕的刀光,从暗中刺出来。

沙巴知道躲不过去了!

“金属化!”

硬抗!

以沙巴的身体素质,加上金属符文的强度,哪怕是兽皇的金光武器,都奈何不了他!

可是,秦烽的刀,不是普通的刀。

那是一个神兵。

刀光闪过,沙巴也扭转身躯,想要避免首当其冲的攻击。

但是沙巴很快发现,那刀光不是冲着他的身体,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唰!”

一刀斩过,沙巴的手臂瞬间被斩断。

这刀实在是太快了,甚至,被攻击的瞬间,沙巴都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后知后觉,才看到自己的手臂消失,不但如此,在手臂上,更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原本斩断的是小臂,可是连手肘处,都碎裂了!

沙巴知道,这是武器中添加了千波铁!

这种宝贝,对方居然也有。

只是这个时候,沙巴没有了嫉妒和贪婪的情绪,只有恐惧。

“啊!”

疼痛才传到了沙巴的脑袋中,但是他只是发出一声惨叫只有,就咬牙后退,他凝聚金属符文,重新将手臂金属化,防止血液流淌。

但是,他手上拿着的空间道标,还有空间符文装备,已经丢失了!

沙巴也明白了对反的做法,刚刚那一刀,只是拦截他,让他逃不了。

而此时,黑暗中,接着青王刀的火光,沙巴才看到了秦烽的身影。

“怎么可能,你怎么进来的!”

这钢铁堡垒,是最强的防护异能,但是只针对外部的,现在秦烽进来,等于两者都困在了这里,谁也跑不掉。

这还有什么意义,甚至对于沙巴来说,这是自寻死路的做法。

“怎么进来的?当然是在你释放异能的时候!”

“这不可能!”沙巴咬牙切齿的嘶吼。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秦烽重生的经验,他甚至知道,沙巴如果打不过他,必然会转头逃跑。

因为这是沙巴最难缠的一点,钢铁堡垒加上空间道标的离开,让沙巴成为A段能力者当中,虽然不是最强的攻击者,却是最难杀死的人!

于是,在对方又要使出这无赖的异能的时候,钢铁壁垒遮挡了沙巴的视线,而在这期间,秦烽一直都用黑暗异能隐藏自己的气息。

沙巴只是看到秦烽释放出火结界,但是意识力却没有锁定秦烽,在视线遮挡的瞬间,秦烽发动黑暗异能,顺着钢铁壁垒的边缘,进入了沙巴的这座大楼内!

等到钢铁壁垒封闭之后,周围的光线暗了下来,秦烽的隐藏,就更加容易了!

甚至,他一直隐藏在沙巴的影子当中!

吸收了吞天的黑暗晶核之后,秦烽的实力,更加强悍,只要他能想隐藏,没有人能够发现!

“沙巴,这次木林联盟要求支援的事情,无论是不是你和他们联合的,但是你死了,记得好好找他们算账啊!”秦烽冷笑着说道。

沙巴怒吼起来:“别以为你刚刚占据上风,就得意了,你进入我的钢铁堡垒当中,以为我没有手段对付你了吗?”

这么说着,沙巴突然狞笑起来,就好像是秦烽上当了一样。

下一刻,秦烽的头顶上,斩下来一个巨斧刀刃。

这刀刃非常的可怕,闪烁着冷光,以一往无前的姿态落下。

不但如此,这只是第一个刀刃,随后,居然有一片反光的刀刃,纷纷从头顶上落下。

在狭小的范围内,这些刀刃,就是最阴险的陷阱。

只是此时的秦烽,也同样冷笑一声,说道:“要不然,你也抬头看看?”

沙巴一愣,突然感觉到一股让人窒息的气息传来,他猛然抬头,就看到了头顶上,一片黑色的乌云压迫下来。

实际上,仔细看去,却发现那是一朵巨大的黑暗之花。

花瓣纷纷扬扬,第一个花瓣已经在沙巴的头顶上落下,沙巴没来得及躲避,就沾染上了。

刹那间,沙巴的强壮的身躯似乎变得消瘦了一些,脸上也从饱满带着幽光的皮肤,变得松弛暗淡。

力气被抽走,似乎衰老和虚弱,降临在沙巴的身上。

“这是什么?”沙巴惊叫起来,可是花瓣现在向羽毛一样落下,覆盖在了他的身上。

沙巴如同一个时间加速的人,从一个壮年,瞬间步入老年,变得垂垂老矣。

“黑暗异能!”

沙巴浑浊的双眼,看着秦烽,似乎明白了什么。

第一个黑暗异能,和现在的黑暗之花。

秦烽,是一个黑暗系异能者!

“……妖怪!”

沙巴还想说什么,可惜无数层层叠叠的花瓣,将他笼罩,让他变成了一个高大的骷髅,随后轰然落下。

而此时,秦烽头顶上的刀片,也在他的内力罡气下,没有办法再前进一步,而且,随着沙巴的死亡,这些金属刀子,瞬间溃散起来。

不但如此,周围封闭的钢铁堡垒,也如同沙子一样,被风吹散!

钢铁壁垒内,阳光落下,驱散里面的黑暗,而随着这些异能的溃散,外面的人,也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啊,秦烽……”徐擎有些意外,却又不觉得太过意外的看着秦烽。

其他人,却都瞪大了眼睛,不知道秦烽什么时候出现在钢铁堡垒里面的。

而且,如果对方出现在里面,那么沙巴呢?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秦烽抬起手,起码十四、五个空间符文装备,落在了他的手中。

一个巨大的骷髅倒在地上,身上的作战服已经破旧不堪,但是有些暗淡的金色符文装备,却十分显眼。

那是沙巴的衣服。

“他!他杀了沙巴!”

“咝!”

“天啊,他怎么做到的?”

“B段,杀了A段……”

无数的不可思议,不敢置信,难以想象的目光,落在了秦烽的身上。

唯有一个人,此时差点要哭了。

正是尼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