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突如其来的台风

小说名: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轰隆!

一声惊雷响起,伴随外面哗哗的雨声,还有呜呜的风声,听着有些瘆人。

陈旭躲在一家服装店里,看着外面越来越暗的天色,不由有些皱眉。他看了一眼手机,13:45分。这场雨已经下了三个多小时,一点也没有停歇下来的迹象。

这样大的风,起码也是十级以上。

“可是,这个时候,怎么会刮台风?”

他觉得有点奇怪,进入梦境时是九月份,如今过去四个月,应该是一月份。从没有听过一月份刮台风的。

咦?

也不对啊,一月是最冷的月份之一了,可是现在的天气跟九月时没什么区别,很炎热,他晚上睡觉还要开着空调呢。

这样一想,他就释然了。反正在梦境里,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

这应该也是故意设置的不合理之处,来提醒身在梦境的人,这里并不是现实。

“肚子好饿啊。”

他摸着肚子,觉得不能这样干等下去了,这雨势看起来短时间内是不会停了,还是去找点吃的吧。

早知道就随身带点零食了。

他有点郁闷地想道,车上倒是有吃的,可是这个时候回车里并不现实。车子离这里好几百米,这么大的风,他可不敢跑到大路上。

刚才,他已经听到好几次重物坠地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被吹断的树干,还是广告牌。

总之,外面很危险。

不过,这家店他已经搜过了,没找到吃的东西。肯定不能继续待下去,得到其他地方找点吃的。

他记得,隔几家店后有一家便利店,那里肯定有吃的。

他将背包解下来,将暂时用不上的东西都取出来,减轻负担。然后推开门。

呼——

门一拉,强大的风力推得他直往后退,雨滴狠狠打在脸上,他赶紧放低重心,低下头,往外走去。

出了门后,风变得更大了,裹着雨水,很快就将他全身打湿。

他扶着墙壁,一步步吃力地往前走,短短十几米的距离,硬是走了几分钟。

来到便利店,因为门是开着的,挡不住风,里面一片狼藉,各种商品被吹得满地都是。

他没有停留,直奔后面的仓库,拉开门,躲了进去。然后奋力将门关上。

怦的一下,将风声,雨声都关在了外面。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清净了。

此时,他浑身已经湿透,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他从背包里拿出备用的衣物。

“不愧是名牌的背包,防水性能不错。”

他赞道,换上干爽的衣服,整个人都精神了。然后,他提起照灯,开始找食物,这个仓库不大,放的东西却不少,都是此零食和饮料。

他拿了一包饼干,一盒纯牛奶,坐在一箱矿泉水上,听着门缝里灌进来呜呜风声,吃起了这顿午餐。

吃着吃着,他突然有些担心还在大本营的罗希云,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家里有吃有喝,还有电,环境比这边不知强多少倍,只要不出门……”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了起一件事,“今天星期几来着?好像是星期三吧。”

他记得,她每个周三都会出门来着。

他和罗希云就住在隔壁,两人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仿佛形成了一种默契。

做了三个月的邻居,两人碰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但是,两人住的地方,只有一墙之隔。即使不碰面,在生活当中,也能无时无刻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早上醒来,能听到浇水声,出门时,看到门前的蔬菜有采摘的痕迹,去“车库”的路上,能看到她扔出来的垃圾。

还有,开门关门时的响声,做饭时飘过来的香味,每天都会晾在外面的衣服等等,都能让他清晰地知道,一个叫罗希云的女人就住在隔壁。

三个月下来,他没有刻意去关注,也大致掌握了她的生活规律。知道她每个周三上午九点,都会骑着一辆自行车出去,到十一点左右才会回来。

今天就是星期三,早上天气那么好,她肯定会按照计划,骑车出门,而这场雨,是十点多的时候开始下的,她一定会遇上。

“这倒霉孩子,好好待在家里不好吗,为什么要出门呢?骑的还是自行车。”

他摇摇头,同情地说道。又拿起饼干,塞进嘴里。

这个牌子的饼干味道不错,就是太甜了点。

他三口两口将整包饼干吃完,又撕开一包,加上两盒牛奶,才算是填饱了肚子。

“看会电视吧。”

他从背包里拿出平板电脑,里面下载有几部电视剧,是他专门准备来打发时间的。

这是一部都市爱情剧,剧情挺白痴的。但是他已经没得挑了。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速度又快,都是在线看,很少有人会把电影和电视剧下载到电脑里。他在公司大楼那边拆了几十块硬盘,也只找到几十部,大半还是韩剧美剧。

某岛国的*****倒是一大堆,论T算的。

外面的风好像更大了。

电视剧放了几分钟,陈旭却完全看不下去,心里老是想到罗希云。

“她这么大的人了,碰到大雨,自然会找个地方躲起来。最多就淋一点雨。”

“说不定,她今天提前回家了呢。”

“说不定……”

他有些烦燥地关掉了视频,在狭小的仓库里走了几圈,最后停了下来,叹了口气,“算了,还是回去看一下吧。”

万一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剩下的两个月,就要一个人过了。

想到就做,他背起背包,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吃力地顶着风,放低重心,一步一步往前走。刚换的干净的衣服,很快再度湿透。

好不容易走到停车的地方,上了车,抹了一把脸,就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雨挟着风势,噼里啪啦地打在车玻璃上。

他将雨刮器的速度调到最快,视野还是很模糊,他不敢开得太快,还得小心路上多出来的障碍物。万一把车撞坏了,反而耽误时间。

直到进入熟悉的道路,他才敢加快速度。

四十分钟后,他终于看见了那幢熟悉的建筑的轮廓,猛地一踩油门,在引擎的轰鸣声中,车子一个加速,蹿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