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口是心非

小说名: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陈……旭……”

隐隐约约中,陈旭听到一个声音,隔着不知道多远的距离,传了过来。

是谁在叫我?

他吃力地想要分辨那个声音的来源,周围的黑暗,却像是潮水一样,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潜意识告诉他,这个声音对他非常重要。

“陈……旭……”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声音却变小了,正在远去。

他一急,猛地一挣,终于睁开了眼睛。

哼。

他一动之下,扯动了伤口,额头上传来的刺痛,让他眼冒金星。

好一会,他才缓过劲来,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那是一片黑压压的乌云。

雪已经停了,天色有些昏暗,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他昏迷的时间,应该不算太长。

不过,此时他的情况很不妙,半个身子都埋在雪里,手脚已经冻得麻木。幸好他醒得早,要是再过一两个小时,直接被冻死了。

“陈……旭……”

远远的,一个声音隐约飘了过来,在呼呼的风声中,时断时续,听不清楚。

是罗希云的声音。

陈旭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想要回应。

“我——”一张口,喉咙像是被粘住了,发出的声音很沙哑,他拼命叫了几声,声音却根本无法传出去。

不行,声音太小,她不可能听得见。

怎么办?

他心焦如焚,突然,想起了口袋里有一个报警器,那是女性用的防狼报警器,他身上这套御寒服,口袋里放满了各种小物件,每次出门,都要带着,就是以防万一。

此时,他的体力稍微恢复了一些,手也没有那么麻木了,吃力地抬起右手,用牙齿将手套咬着脱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报警器。

这些平日里无比简单的动作,却耗尽了他所剩不多的力量,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咬牙不让自己晕过去,一口咬住报警器的开关,用力一扯。

呜——

一阵尖锐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近距离下,陈旭感觉耳膜都要被刺破了,难受得要命,用尽最后一点力量,将手里的报警器扔得远一点。

做完这些,他只剩下喘气的力气了,头脑昏沉,在那刺耳的警报声中,只能强撑着不昏过去。

过了一会,他隐约听见了汽车的引擎声,不由松了一口气,再也撑不住了,缓缓闭上了眼睛,最后看到了一个踉跄的身影,向这边跑过来。

随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

“哼。”

不知过了多久,陈旭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看着顶上的天花板发呆。

“这是哪?”

他觉得头痛得厉害,刚想动,浑身酸软无力。

这些痛楚,唤醒了他的记忆。

是罗希云把我带回来的?

他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盖的被子,终于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是罗希云的房间,而他则躺在她的床上。

一瞬间,他的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

自己一夜没回去,她一定急疯了吧。

她开着车,毫无目标地四处去找他,也不知道找了多久。

上次她被台风困住了,陈旭也是这样到处去找,很清楚那种夹杂着恐惧,担忧,焦急得五内俱焚的感觉。

喀嚓一声,开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罗希云端着碗走进来,到了床边,发现他已经醒了,脸上浮起惊喜交加的神色,“你醒啦……”

“水……”陈旭一张口,声音嘶哑。

罗希云忙将手中的碗放到一边,倒了一杯水,坐到床边,用一只手扶着他坐起来,将杯子凑到他嘴边。

陈旭就这样半倚在她的怀里,咕噜咕噜将一杯水喝光。

“还要吗?”她问。

陈旭点点头。她又去倒了一杯。

两杯水喝下去,陈旭总算恢复了一些力气,靠在床头坐着。

“我煮了粥,要不要吃点?”罗希云端起刚刚拿起来的那只碗,问道。

“嗯。”陈旭看着她的脸,任由她一勺一勺将粥喂进嘴里。心里一阵悸动。这样的温柔,他从来没有在前女友的身上感受过。

一碗粥吃完,罗希云问,“还要吗?”

陈旭突然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说,“这两天,你是不是都没休息?”

“你干什么?”

罗希云有些手足无措,羞恼地将他的手推开,退后一步,说道,“你……你别误会,我照顾你,是因为,你受了伤,不是因为别的。”

陈旭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这次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我也想通了。现在,我们的命运是绑在一起的,谁也离不了谁。保必要相互置气呢。不如,相亲相爱地度过剩下的时光……”

“不要痴心妄想了。”罗希云胸膛急促起伏,打断了他的话,“我告诉你,就算你死了,我也会好好地活下去。下次,不许对我动手动脚,不然,我……我就对你不客气。”

说完,她拿着碗,离开了房间。

陈旭不屑地说,“这样的威胁,真是一点威慑都没有。”

话是这样说,他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都到这个地步了,她还是不愿意接受自己吗?

他躺在那里,胡思乱想了一会,渐渐睡了过去。

…………

陈旭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恢复了许多,正想起身,就感觉旁边有一个人,转头看去,见到罗希云坐在床边,上身趴在床沿睡着了,一只手压在他的身上。

他有些好笑,刚刚还说得那样绝情,现在却守在自己的旁边睡着了。

真是口是心非。

他伸出手,拨开她散落下来的头发,看着她的脸。

真是越看越漂亮。

想到她刚才说的话,他心里还有点气,轻声说道,“你逃不过我的手掌心的。”

“哼……”

罗希云长长的睫毛动了一下,醒了过来,一抬头,见他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揉着眼睛说,“你醒啦。”

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一看时间,惊道,“哎呀,我怎么睡了这么久?”说着,急急忙忙就出去了。

陈旭有些好奇,掀开被子下了床,跟着走了出去,见她在厨房里忙活着,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