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堂妹

小说名: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最近因为一些事,她跟我置气来着。可是没想到她连学校都不去了。”电话那头,陈旭的三叔的语气有些无奈,“我已经买了明天早上的机票,最快,也要明天下午才能回去。陈旭,还得麻烦你了。”

“不麻烦。”陈旭听出他不愿说,也不多问。

挂了电话后,他给郭秘书打了个电话请假。还好今天的任务都完成得差不多了,只剩一家门店没去,可以推到明天。

请了假后,他在网上叫了一辆车,前往三叔的家。

他三叔家在同一个市,不同的区,离得挺远,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才到。

那是一个挺旧的小区,原本是教师公寓,后来住在这里的老师陆续把房子卖掉,搬到外面去住,人员就复杂了许多。

他三叔很多年前在这里买的房子,这里他来过很多次了,像是端午中秋这样的节日,三叔都会叫他过来吃一起吃顿饭。

大学刚毕业那会,他三叔还提议过,让他到这里来住,就在附近找个工作,被他婉拒了。

一来他不想寄人篱下,二来,三叔那个女儿,不太好相处。

他三叔为人大方,两家关系非常好,他家出事的时候,三叔出的钱也最多,还强调不用着急还。

记得刚上大学那会,他每个周末都会过来住,三叔每次都会为他准备好吃的,对他很好。

直到临近寒假的一个周末,他无意中听到堂妹跟人在打电话,听到了一句,“家里来了个蹭吃蹭喝的……”

从那之后,他就很少来了。三叔还是常常喊他过去,他只是说自己忙。

只有在过节,还有三叔生日的时候,才会过来吃一顿饭。都是吃完就走,没有再在这里过夜。

那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三叔的女儿才四五年级,现在,她已经初三了。

陈旭一边想着,已经来到了三叔家门前,拿出钥匙开门,大门没有反锁,一拧就开了。

“陈子琪。”

他一边进门,一边喊道。

砰。

一个房间的门猛地关上,他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影子。

果然在家里。

他松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给三叔打了个电话,说,“她在家里呢,我一进屋,她就把房间门反锁了。好,我会好好跟她说的。行,那先这样吧。”

挂了电话后,他走到门前,说,“开门。”

房间里,传来陈子琪的尖叫声,“陈旭,不关你的事,你走开。”

陈旭有点挠头,十四五岁的叛逆少女最难搞了,要不是看在三叔的面子上,他才不想管。

“我没时间跟你耗在这里。”他说道,“你爸刚才说了,只要不让你离开家里就行,你要是不开门,我就把你房间的门给钉死。再去上班,反正你爸明天就回来了。”

“哼。”

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冷哼,表示不屑。

陈旭心想,我还治不了你?

下楼到最近的五金店买了几个锁牌,回来后,找出工具箱,拿出锤子,走到房间门前,咣咣咣就砸了起来。

“陈旭!你疯啦?”

陈子琪听到动静,拉门一看,见他真的拿着锤子要将门给封住,又惊又怒,心疼地看着门框,气急败坏地说道,“你看,你把我门框都砸坏了。”

“我警告过你的。”

陈旭将铁锤放回到工具箱,把门一推,走了进去。

“哎,你干什么,不许进来。”陈子琪想要推他,以她的小身板,根本就推不动。

陈旭进了房间后,目光扫过每一处有可能藏人的地方,终于彻底放下心来。这要是房间里多出一个男人,那事情就大条了。

陈子琪忍无可忍,大声吼了起来,“陈旭!你够了。这里是我家,你凭什么进来?”

“陈子琪。”

陈旭转身看着她,说道,“你以为我想管你啊?你知不知道,为了找你,我上班两年来,第一次请假,这个月的奖金没了一半,年终奖也会少一大块。要不是为了你,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损失。”

“那又怎么样,你家还欠着我爸的钱……”

陈旭打断她的话,“是你爸的钱,不是你的。”

“我……我……”陈子琪气极,眼圈都红了,“等我爸回来,我就跟他说,你欺负我。”

陈旭无所谓,“你尽管去说,看他会相信谁。”

说完后,就不去理她,走到桌前,见上面是一本数学习题,中间夹着一支笔,翻开一看,有一道题刚写了一半,明显刚刚还在做题。

“别动我的东西。”

陈子琪上前一把抢过习题,瞪了他一眼,放回到了书架上。

陈旭知道,至少在气势上,已经压住了她,问起了正事,“说说吧,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去学校?”

上初中后,陈子琪就开始住校了,只有周末才回家,今天是周三,她没去学校,老师立马就打电话通知了家长。

陈子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一本书,挡在面前,没有理他。

“不说也行,反正你爸明天就回来了,到时候,自然有他收拾你。”陈旭故意说道。

果然,她马上有了反应,将手上的书放下,气乎乎地说道,“他敢?我还没收拾他呢。”

陈旭听了这话,心里忍不住摇头,三叔把这个女儿宠得真是没大没小了。

“怎么说话呢,那是你爸。”

陈子琪的声音陡然高了一个八度,“我才没有他那样的爸爸,他居然背着我在外面包养女人。”

陈旭一听,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好笑地说道,“看你说得,你爸都离婚多少年了,再找一个很正常,至于说得那么难听吗。”

“你知道什么?”

陈子琪眼睛红红地,尖叫道,“那个女人,才比我大几岁,还在上大学呢。”

陈旭被这个消息震了一下,不过,他觉得不太可能,说,“不可能吧,你爸不像是那样的人。”

“怎么不是呢,他都亲口承认了。”陈子琪说着,委屈地哭了起来,“就算找谁,也不能找那个女人啊。反正,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