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你在怕什么

小说名: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陈旭两人买了一大堆年货,把车的后备箱塞满,在午饭之前,回到外婆家。

“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外婆见他一袋东西一袋东西往里面提,有点埋怨地说,“干嘛花这个冤枉钱,等你舅舅他们回来,他们会买。”

陈旭笑着说,“没事,今年我升职了,涨了工资。”

“够了够了,剩下的你拿回家去吧。”

“家里的我已经买了,这是买给您的。”

杨锦夏拉着外婆走到一边,说,“这是陈旭的一点心意,您就别拦着他了。”

“这孩子,花钱也没点节制。等以后你们结婚时,怎么办?”外婆半是埋怨地说道。

“外婆——”杨锦夏脸上有些娇羞。

三姨见到陈旭提着一只鹅进来,问,“怎么有只鹅?”

杨锦夏说,“那是陈旭在街上套的,就是拿那个塑料圈。”

“哦。”三姨恍然,她经常去镇上,见过几次,问,“花了多少钱?”

“二十。”

三姨笑道,“那你们运气可真不错。”

二十块买一只四五斤的大鹅,真的非常划算了。

“你们想怎么吃?”

“陈旭说把它给焖了。”

三姨看向外婆,“这个我不太拿手,要不然,您来吧。”

“行。”

这时,陈旭从屋里出来,听见两人的话,对杨锦夏说,“今天你有口福了,外婆已经很久没有亲自下厨。我都好久没吃过她做的菜。”

…………

马上就要吃午饭了,这时做已经还不及,只能留到晚上。

吃过午饭后,陈旭两人陪外婆聊了一会,她说困了,上楼休息。

陈旭问,“要不,出去走走?”

“好啊。”

这时是中午,难得出了太阳,外面也没刮风,比早晨温暖多了。

两人沿着马路,一直往前走。

“以前,我们这里很穷。到处都是山,田很少,道路又不通。这条水泥路,还是我读中学的时候,村里牵头,一条村一条村去集资,然后修的。”

陈旭一边走,一边感慨地说道,“我爸那代人,开始往外面走,打工啊,做生意啊。有人挣到了大钱,有人没挣到多少,但是日子过得也不错。总算不用窝在村里,一辈子种田。”

“其实不但我们村,别的村也是一样。只留下老人和小孩,现在,连小孩都很少了。大家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教育,全都带到大城市去上学。”

“现在,他们这代人很多都准备回来养老,你看,几乎每一家,都建了新房子。”

杨锦夏一直安静地听着,这时突然问,“你们家呢?”

陈旭叹了口气,“我们家属于少数的,做生意失败的。欠了不少钱,连房子都卖了,现在住的,是我爷爷奶奶留下的房子。”

“现在,我最大愿望,就是尽快把家里的债还清,然后买一套大房子给父母。其他的事情,我暂时不考虑。”

这时,他们已经走出了村子,路的右侧是一片竹林。

不知什么时候,又有风刮起,吹得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也吹乱了杨锦夏的头发,她停了下来,伸手将那缕头发捋到耳后,说,“你这是在变相拒绝我吗?”

陈旭也停下脚步,望着远处,山的另一边,是一座看起来很模糊的山,说道,“我是怕,我想要的,跟你想要的不一样。”

良久,陈旭都没听到她的回应,回过头,见到她站在那里,眼圈通红,不由愣住了。

在他的印象中,她是一个女强人,意志坚定,神经坚韧。哪怕在现实中,她好几次表现出柔弱的一面,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泫然欲泣。

“我都做到这个程度了,你还想我怎么样?”

“我一个女孩子,矜持都不要了,跟着你去参加同学的婚礼,跟你来你外婆家。我想要什么,你真的不懂吗?”

“你在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

说到这里,杨锦夏眼角的泪水终于滑落下来,她用力擦掉,说,“行啊,现在你只要说一句,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不想再看到我。我马上就走,以后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说啊。”

她上前,推了一他的胸口,哽声道,“你说啊。”

陈旭看着她眼中的伤心和愤怒,像是被人重重捶了一拳,当她第二次过来推他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伸手将她抱住。

“别碰我,你这个混蛋。”

杨锦夏用力挣扎,一边推着他的胸口,想挣脱开来。

陈旭没有松手,反而越抱越紧,直到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听着她的喘气声,小声说,“对不起。”

“我不要你跟我说对不起。”

杨锦夏不再徒劳地挣扎,听到他的道歉,喃喃地说道。

陈旭感受着怀里火热的身躯,心里某一处渐渐融化了,轻声问,“那你想听什么?”

“你轻点,我快喘不过气了。”

他才意识到,自己抱得太用力了,忙松开一些。

杨锦夏微微仰起头,看着他的脸,眼眸中,清晰地倒映出他的样子,说,“你以后,会一直陪着我吗?”

“会。”

“那你愿意跟我好吗?”

“愿意。”

“你喜欢我吗?”

陈旭空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说,“喜欢。”

她将脸贴在他的胸口上,闭着眼睛,听着他的心跳声,说,“陈旭,我要你记住今天说过的话。永远,永远不要忘记。”

风越来越大了,撩起了她的长发,发丝飞到陈旭的脸上,痒痒的,一直痒到他的心里。

对啊,陈旭,你到底在怕什么呢?

他这样问着自己,心底隐隐有个答案,可是,这都不重要了。

当他看到她眼中伤心与愤怒的泪水,他的心防就被击成了碎片。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在心里说道。

两人就这样安静地拥抱着,旁边的竹林时不时传来沙沙声,凭添了几分宁静的气氛。

嘟——

突然,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开了过来,经过两人的时候,还按了一下喇叭。

陈旭有些不快地抬头看去,看见车牌号的时候,觉得有点熟悉。

这时,那辆已经开出十几米的车停了下来,慢慢倒了过来,车窗放下,驾驶座上,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既惊讶又高兴,“陈旭,居然是你。”

“陈超?”陈旭也很意外。

“嗨。”后座上,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探出头来,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正是陈超的老婆和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