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试着追一下

小说名: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陈超家就在陈旭外婆家隔壁,两人同岁,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关系还不错,高中的时候,他们就在隔壁班。

“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陈超挤眉弄眼地问道。

陈旭看了一眼怀里的杨锦夏,见她没有松开手的意思,笑了笑,说,“刚刚。”

“行啊。”

陈超还以为他女友是害羞,对他竖了一下大拇指,说,“行了,那就不打扰你们了。一会再去找你。”

“好,一会见。”陈旭挥挥手。

等车子离开后,杨锦夏才懒洋洋地问道,“你朋友?”

“嗯。”陈旭听到身后又有车子的声音,说,“又有车过来了。”

“我不管。”她眼睛没有睁开,说,“我就要你这样一直抱着我。”

陈旭便继续抱着她,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让自己能看见公路的情况。

那辆车子经过他们的时候,放慢了速度,车窗放下,正是陈超他哥,“陈旭?”

“嗨。”陈旭脸上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忙。”陈超他哥挥挥手,将车窗关上,很快离开了。

过了几分钟,又有一辆车过来,这一次,是陈超他堂哥,同样停下来跟他打了声招呼。

还好,之后没有熟人经过。两人就这样抱了半个多小时。

陈旭说,“我们回去吧。”

“嗯。”杨锦夏终于松开手,挽住他的手臂,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刚刚那几个,都是你的朋友?”走了一会,她问道。

“他们几个是堂兄弟,家就在外婆旁边,小时候经常一起玩。就刚才碰到的第一个,叫陈超,高中跟我读的同一所学校,就在隔壁班。上大学后,离得比较远,平时没怎么联系。就是每年过年的时候聚一次。”

两人说着,回到了外婆家里,隔壁的房子前,停着刚才碰见的三辆车,大门开着,里面的人正在打扫卫生。

陈超他们家爷爷那一辈都不在了,父母也全部接到外面去住,屋子平时是空着,每次回来,都要进行一次大扫除。

陈旭让杨锦夏回屋去睡个午觉,他脱掉外套,捋起袖子,过去帮忙。

外婆跟陈超他们家关系非常好,以前陈旭读小学的时候,外婆家还种水稻,每次播种和收割的时候,全靠陈超他们家帮忙。

陈超三兄弟,都是拖家带口,加上陈旭,四个男人,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将屋子打扫干净。至于三个女人,一边看着小孩,一边在收拾行李。

“走,闷窑去。”

干完活后,陈超跟陈旭招呼了一声,提起一个箱子,就往外走去。

陈旭一点也不意外,这是他们每年回老家的必备节目,还有一样则是钓鱼。

陈超两个哥也各提着一个箱子。他们先去了隔壁,女人们早就收拾好行李,带着小孩过去陈旭外婆那边喝茶了。

陈旭一进门,见杨锦夏就坐在外婆旁边,跟她们有说有笑的。

她又换了一身衣服,淡紫色的外套,款式并不张扬,却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是你女朋友?”陈超进了门后,看见杨锦夏,惊住了。刚才,她一直伏在陈旭的怀里,他没有看见她的长相。

“你们好。”杨锦夏走了过来,很自然地挽起陈旭的手。

陈超看着陈旭的眼光登时不太一样了,说,“行啊,藏得可真够深的。前两个月,莉姨才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合适的女孩,想给你介绍个女朋友。没想到,你动作这么快。”

他口中的莉姨,正是陈旭的老妈。

陈旭解释说,“我妈之前还不知道。”

陈超他老婆催促道,“行了,要去就赶紧,一会天都要黑了。”

这时,外婆说,“晚上你们就到我这里吃晚饭吧,正好小旭今天带了一只鹅,我们几个也吃不完。”

陈超他们没有推辞,一口应下,“又要麻烦叔婆了。”

…………

陈旭一行人找了一块翻过的田,这是今年刚种过番薯的田,挖出来的时候,带出很多泥块,是最适合结窑的地方。

四个男人分别找了一块地方,各自堆了起来。

陈旭先去找大小合适的泥块,杨锦夏也过来帮忙。数量差不多了,就挖一个近十厘米深的土坑,再用三块大的泥块,做了一个烧火用的门。

接着,用小一点的泥块,沿着土坑围成一个圈,再一层一层垒上去,往上不断收窄,十来层左右,就封顶了,形成了一个锥形的土窑。

陈旭完成的时候,其他人才垒了一半。他现在的双手不但灵活,控制能力更是非同一班,结个窑只是小意思。

“行了,我们去捡一些干草和枯叶过来。”陈旭拍拍沾满了泥土的手,带着杨锦夏去捡柴火了。

“烧窑的火越旺越好。”

陈旭一边走,一边跟她说,“树枝不要太大的,烧得太慢,得找那种细的。这种树叶也不行,里面还有水份。最好烧的,是那种晒干的蕨类植物,烧起来火特别旺。嗯,晒干的稻草也不错。”

“不过,我小时候,大家都用不起煤气。这两样,都是大人用来烧菜的,敢拿来烧窑,会被打死。”

说话间,两人走到了一片竹林。

陈旭说,“我们一般用干竹叶,竹枝,越细越好。还有这种竹壳,都很好烧。你别动,还是我来拿吧,别把衣服弄脏了。”

“那我拿少一点。”杨锦夏也不嫌脏,从地上捡起几截枯竹。

两人来回跑了几趟,陈旭觉得差不多了,开始生火。

这时,陈超他们哥几个才把窑结好,也跑去捡烧火的东西了。

陈旭时不时往窑里塞一些枯竹和枯叶,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往里面撩几下,让火烧得更旺。

窑体的泥块先是发黑,然后,越烧越红。

“应该差不多了。”陈超那边也点起了火,走过来看了几眼,说道。

陈旭也觉得差不多了,将最后一把叶子全塞了进去,问,“食物呢?”

“来了。”陈超老婆提着一个箱子过来,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了一只用锡纸包好的鸡,说,“这是从昨天晚上腌到现在,肯定够入味了。”

陈旭想起去年,回到老家后才开始准备,太仓促了,腌的时间不够,不太入味。最后大家都没吃多少。

看来,今年是汲取了教训。

这时,窑里的火势弱了下去。他用树枝,将里面燃烧后留下的灰都扒出来,再拿一块准备好大泥块,将门堵住。

接着,他将窑顶的泥块捅下去,露出一个足够大的洞口后,将锡纸包好的鸡放进去,又往两边扔了几条番薯。再拿起大石头,将泥窑给砸了,一个个泥块,都拍成了土。

拍平后。他从旁边挖了些土,覆盖在上面。

接下来,就是等了。

陈旭两人先到田边休息,几个女人也没闲着,搬了一张桌子,还有几张矮凳过来,可以坐着休息。

不一会,陈超他们也陆续弄好了,过来坐下,大家一起闲聊。

坐了没多久,四个女人一起回去了,说是去洗手间。

“这么漂亮,你是怎么追到手的?”等人一走,陈超就忍不住好奇,问道。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她追的我。

陈旭心里想道,不过,这种话说出来就是拉仇恨的。还是低调一点好,说,“我就是试着追一下,没想到她还真的答应了。”

试着追一下,就成了?

陈超觉得他真的很欠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