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谈一谈

小说名: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你已经知道这只是个游戏了。”陈旭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吼出来的。

杨锦夏说,“万一不是呢?”

“你连自己的命都能拿来赌,你还怕什么?”陈旭握紧拳头,几乎是在质问。

杨锦夏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陈旭颓然叹了一口气,“我完全分不清,你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什么时候在演戏,什么时候是真情流露……”

杨锦夏还是没有说话。

他站了起来,说,“我累了,给我一个房间,我要休息。”

“2003。”她终于开口了,话音刚落,2003就出现在门口,她吩咐道,“送到他隔壁房间。”

陈旭走向门外,自始至终,杨锦夏都没有站起来,只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陈旭跟着2003到了隔壁的房间,倒头就睡,他确实是困了。

…………

接下的一个多月,两人就在飞船上度过了,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

在杨锦夏的控制下,飞船在加速中,脱离了陨石带的冲击范围,接下来,又回头往当初来的星球飞去。

飞船上的能源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当初杨锦夏为了尽快见到陈旭,不惜能源地加速减速,已经耗去了一大半。

这一次,为了逃离陨石带的范围,再次疯狂加速,能源所剩不多,已经不足在宇宙中生存。于是,她打算回来时的星球,再通过虫洞,回到那个也许是地球的星球,他们可以在那里度过余生。

整个过程中,陈旭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房间,他没有做别的事,一直在复习从学习机中学到的知识。

杨锦夏也一直没有去打扰他。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不知不觉,已经是进入梦境的第八十九天,此时,距离回到星球,还剩下四十几个小时,杨锦夏用最后一些能量,给飞船减速。

这一天,陈旭终于走出了房间,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紧身衣,表面有鳞片状的花纹,这是从飞船上找到的制式服装,看起来虽然奇怪,但是穿着挺舒适的。一开始的不适应之后,他倒是喜欢上了这种服装。

一个多朋来,他第一次敲开了杨锦夏的房间,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饭菜。

几个小时前,他就已经通过2003,传达了想跟她吃一顿饭的想法。

这艘飞船跟曙光号不同,原本就不是人类建造的,食物也跟人类大相径庭。

这一个月来,他们吃的都是从曙光号带出来的食物,当时飞出了太空之后,飞船花了一些时间,找了回来,这才让他们有食物可以吃。

杨锦夏总是能将事情考虑得很周到,在目前这种情况,还能准备一桌饭菜。

“你来啦。”她穿了一件黑色的纱裙,明显化了妆,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带的化妆品,这艘飞船上显然是不会有这东西的。

陈旭略一点头,走了进去,没有客套,直接到其中一张椅子上坐下。

“喝点红酒吧。”杨锦夏跟着坐到他对面,提议道,“就只有这一瓶了。”

“好。”

陈旭无所谓地说道。

2003从角落里驶了出来,拿起桌上的那瓶红酒,开了盖后,倒了两杯出来,放在两人的面前,又退到了墙角。

杨锦夏端起酒杯,杯口微微倾斜着对着他,说,“祝心想事成。”

陈旭也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抿了一口,将酒杯放下,说,“我有些事,想跟你好好谈一谈。”

杨锦夏拿起了筷子,说,“边吃边谈吧,一会凉了。”

陈旭这个月一直在吃营养餐,看到桌上热气腾腾的菜,胃口大开,拿起筷子,就着这些菜,很快吃了一碗白米碗。

杨锦夏时不时给他夹一筷子,他也不拒绝,默默吃饱了,放下碗筷,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靠坐在椅背上,说,“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了。”

“你喜欢就好。”杨锦夏也吃饱了,2003适时地上前,将饭桌收拾干净。

陈旭等它离开后,见杨锦夏正看着他,在等着他开口,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开场。一个多月没见了,似乎有一种生疏感,最后,问了一个特别客套的问题,“你……过得还好吧?”

她神情自然地答,“挺好的。”

“那就好。”陈旭干巴巴地说了一句,停顿了几秒,决定进入正题,说,“这段时间,我认真考虑过我们之间的关系。”

杨锦夏没有插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都清楚,我们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现实里,有太多的阻力,你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也不可能放弃希云。继续这样纠缠,对大家都不好,你说呢?”

杨锦夏说,“你的意思是,让我以后不要再纠缠你?”

陈旭摇摇头,说,“我有一个提议。”

“你说。”

“你也已经猜到了,这确实是一个游戏,准确地说,是一个梦境游戏。”陈旭决定跟她坦白,这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毕竟,从种种迹像来看,她已经大致猜到了真相,藏着掖着也没什么意义,不如直接点破。

杨锦夏听到他的话,神情一动。

“这个梦境游戏,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反正,突然有一点,它就出现了。本来,只有我一个人能进入,但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把你也带了进来。”

陈旭略过了其中的一些细节,继续说道,“我不能控制什么时候进入梦境,也不能提前知道梦境的内容。但是,我能够选择要不要让别人跟我一起进入梦境。”

杨锦夏听到这里,眼中若有所思,“所以,除了我之外,你还跟别人进入了梦境,对吗?罗希云肯定是一个,还有没有别人?”

陈旭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叹气道,“那只是一个意外,如果早知道的话,事情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杨锦夏问他,“你后悔了?”

陈旭张了张口,却没办法说出那个答案,沉默了一下,反问道,“你还想进入这样的梦境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杨锦夏脸上流露出动人的笑容,“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提议。”

陈旭见她答应了,心下一松,这样一来,可谓是一举多得,必须承认,她确实有着非凡的能力,有她作为帮手,完成任务的几率要高很多。

而且,扪心自问,如果要在这个世界上,选出一个他真正信得过的人,也许,只有她了。他心中对她很忌惮,却从不担心她对他有歹意。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还有一点,自从她在医院里透露出那个惊人的消息后,他经常会做噩梦,梦到在他跟罗希云的婚礼上,她带着一个小孩出现,让那个小孩喊他爸爸……

他知道,她一定干得出那种事。

这也许是唯一能阻止她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