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我保证

小说名: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陈信文虽然也心焦儿子的病情,可是看着这满屋的人,都站在儿子的病床前,不愿失了礼数,打起精神,说,“你们都是来看小旭的吧,我叫陈信文,是小旭他爸,感谢你们能来看望他。”

“叔叔您好。”第一个开口的,是杨锦夏。

一旁的周娟娟真是目瞪口呆,此时她的神情语气,显得温柔有礼。跟刚才霸气侧漏的女王范,完全是判若两人。

这种变脸速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要不是亲眼见到,她真的是不敢相信。

接着是罗正海,他没有理会陈信文,看了女儿一眼,眼中带着一丝愠怒,转身离开了。

下午,他听柳坤说陈旭生病住院了,罗希云请假去照顾了。心里非常不舒服,他生病的时候,也不见女儿这么上心。等下了班,就忍不住过来看看。

结果,在病房外,见到女儿居然被杨锦夏给欺负了,不由大怒,他再怎么想把女儿跟陈旭那小子拆散,也不会坐视女儿被姓杨的给欺负了,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为她出面。

要不是陈旭的父亲及时出现,说不定他跟杨锦夏就这样撕破脸皮了。

现在,见杨锦夏在陈旭父母面前装起了乖巧,肯定不会再起冲突,也不愿理她们之间的破事,更不想跟陈旭的父母有什么接触,这才一言不发地离开。

金秘书见陈信文看着罗正海离开的背影,脸色有些愕然,站了出来,说,“您好,我是陈总的秘书,您可以叫我金秘书。”

“你好,你好。”陈信文嘴里回应着,脸色却有些僵硬。他在电话里听陈旭说过开公司的事,只是不太清楚规模有多大,现在听这样一位相貌气质都非同一般的年轻女人说是儿子的秘书,有些反应不过来。

另一边,曾文莉拉住罗希云的手问,一些惶急地问,“希云,小旭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罗希云脸色还有些白,强打起精神,说,“阿姨,医生今天给他检查过了,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之所以一直没醒过来,应该是跟大脑皮层太过活跃有关。”

曾文莉一听是大脑的问题,身体一软,差点昏了过去。罗希云忙一把将她扶住,焦急地喊道,“阿姨,阿姨……”

“文莉。”陈信文见到妻子的样子,忙过去将她抱住。

过了一会,曾文莉缓过气来,一把推开丈夫,再次抓住罗希云的手,颤声道,“小旭他,不会变成,变成植物人吧?”

“不会的,阿姨。”罗希云哪里还敢刺激到她,安慰道,“医生说他可能只是劳累过度,睡着了。”

“真的吗?”曾文莉紧紧抓着她的手。

罗希云用力点头,说,“真的,他身上没有任何外伤,大脑也没有病变的迹象,反而异常的活跃,医生说,他有可能是在做梦。”

曾文莉哀求道,“希云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一定救他。”

“您放心,如果他明天还不醒过来,我会给他找最好的医生,国内的不行,就找国外的。一定一定不会让他有事的。我保证。”

这个时候,罗希云已经顾不上别的,先将陈旭母亲的情绪稳住再说。

刚好,在一旁看了半天戏的周娟娟终于有时间给陈旭量了血压,记下数值后,忍不住看了杨锦夏一眼,见她格外安静,没有再提给陈旭转院的事情,也没有给罗希云拆台。好像刚才气势压制全场的不是她一样。

“这是为了在陈旭的父母面前,留个好印象?”她心里这样猜测,对这个女人彻底服了,该强势的时候强势,该识时务的时候,就安安静静的。

要是她还不依不饶,继续跟罗希云撕逼,就算大获全胜,也一定会在两位老人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她心里想着,开始收拾东西,临走前,再一次看了依然昏迷不醒的陈旭一眼,心里很羡慕这位老同学,生病后,有这么多人为他担忧,牵肠挂肚。

护士走后,杨锦夏也很快告辞了,出去的时候,金秘书亲自去送。

下楼的时候,杨锦夏对她说,“告诉罗希云,明天他要是还没醒的话,我会向他父母说转院的事情。希望她不要阻止,要是在叔叔阿姨面前吵起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我一定会转告罗总。”

金秘书送她上了车,一直看着她的车离开医院门口,才松了一口气。想到刚才的场面,依然有些不可思议。

像她那样的人物,居然会跟自家老板有感情纠葛。

她倒不是看不起陈旭,只是觉得,两人身份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这段时间的接触中,她也没发现老板有多么过人的男性魅力。怎么就这么多出众的女人喜欢上他呢?

罗希云会喜欢上他,还勉强可以理解。疑似跟他关系暧昧的白锦宣,就让她有点想不通了。至于杨锦夏,简直让她觉得有些魔幻。

杨锦夏那样的人物,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居然会跟另外一个女人当众撕逼抢男人,简直是让她三观有些崩塌。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摇摇头,往回走去。

突然,她听到手提袋里有手机响,拉开一看,是陈旭的手机,上救护车的时候,她顺手把他手机装进袋子里了。

手机显示是一个视频邀请,发送者的昵称是11,头像是一种白色的动物,因为图案太小,看不清什么动物。

她迟疑着要不要接,对方就挂断了。

过了两秒,对方发了一条微信过来,只是手机设了解锁可见信息,她不知道密码,看不到信息的内容。

不过,她大致猜到是谁发来的,当然,这纯粹是一种直觉。

她将手机放回袋子里,向住院部走去,一直到她回到病房,陈旭的手机都没有再响起。

这个时候,已经挺晚的了。罗希云准备带陈旭的父母去酒店先住下,让她在这里照看一会。

罗希云跟陈旭的父母一走,病房里就只剩下她一个。她拿出陈旭的手机,看了一会,眼中有些纠结。

现在这情况已经够乱的了,要是多来一个,岂不是要闹翻天?

犹豫了半天,她心想,“以她的身份,应该不会过来吧,还是跟她说一声,免得她着急。”

不得不说,金秘书是一个对老板极有责任感的秘书,连老板的私生活都考虑得很周到。她抓起陈旭的手,用拇指解了手机的锁,看到了昵称11刚刚发来的微信,“在忙吗?”

她想了想,回复了一条文字信息,简短地说明了陈旭的情况,按下了发送,便将手机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