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还有天理吗

小说名: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陈旭正在考虑要不要想办法通知杨锦夏一声。一名护士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直来到他的床前,双手插在前面的兜里,笑道,“你可算是醒了。”

他感觉这位护士的语气中有些调侃,心想她是不是太自来熟了,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略一点头,算是回应。

“怎么,老同学,认不出我来了?”

陈旭听到这个称呼,怔了一下,打量了她一会,渐渐的从尘封的记忆中,找到了跟眼前的人能够匹配的……

“周娟娟?”他不太确定地问道。

周娟娟见他认出了自己,开心地笑道,“总算你还有点良心。没把三年的同学给忘了。”

陈旭听她承认了,又是惊喜,又是惊讶,“真的是你啊,你这么变化也太大了,要不是你主动跟我打招呼,我真的完全认不出来。”

周娟娟笑道,“你的变化也挺大的,这么多年没见,大家都变了。”

“是啊,一眨眼,都六七年没见了。”

陈旭有些感慨,记得高中那会,她还是一个特别腼腆的妹子,说话总是细声细气的,动不动就脸红。他还怀疑过,她是是不是喜欢自己。后来,见到她跟别的男生说话时也是这样,才知道她是性格的原因。

现在,她已经变得落落大方,一点都看不出当时的影子。

周娟娟说,“前几年,班长搞过几次聚会,你都没去。”

“别提了,这不是工作忙吗。”陈旭笑道,实际上,他是不想去,高中的班长也通过QQ跟他联系过,他都推掉了。

高中三年,他一心扑在学习上,几乎没交到什么朋友,也没有特别想见的人,加上不喜欢那样的场合,就没去。

周娟娟笑道,“这么努力,怪不得能成为大老板。”

“嗨,我这算什么大老板。”陈旭摇头,转而问她,“你这是,在这里上班?”

“嗯。医生没当成,只能退而求其次,来当护士了。”周娟娟自嘲地说道。

陈旭依稀记得,她报的是医学院,当然,她的成绩也算不上拔尖,那年发挥有点失常,跟他一样,后来上的是大专。

他说,“在这样的大医院上班,待遇应该不错吧?”

“什么不错啊,事情多工资少,跟你可没得比,都雇上秘书了。”周娟娟说着,放低了声音,“话说,你雇了一位这么漂亮的秘书,你女朋友不吃醋?”

“准确地说,她是我的助理。而且,她们本身就认识。”

周娟娟摇头说道,“我可不懂这里面有什么区别。就是觉得你女朋友心可真大。话说回来,你女朋友长得真漂亮啊,不会是哪位明星吧?”

“不是,她是白领,以前跟我一个公司的。”

周娟娟盯着他看了一会。

陈旭奇道,“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我就是好奇,你有什么魅力,能让你女朋友这样死心踏地。”

说话间,罗希云从外面走进来,对周娟娟友善地说道,“你好。”

“你好。”周娟娟转头对陈旭说,“那你好好休息,我去忙了。”

陈旭说,“好,一会见。”

周娟娟走后,罗希云有些好奇地问,“你认识她?”

“嗯,她是我高中同学,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她,真的挺神奇的。”陈旭感叹道。

罗希云也没想到,这名护士跟他还有这样一层关系,说,“那还真的挺巧的。”

接着,她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陈旭的目光落在她手上的行李箱,问,“这些是什么?”

“一些日常用品,你还要在这里住几天,老是用那些一次性用品,即不卫生,也不环保。我就带了一些过来。”她说着,将行李箱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有碗筷之类的东西。

陈旭有些好笑,“我就是住几天,又不是长住,哪里需要这些东西。”

罗希云抬起头来,“我跟阿姨商量过了,你在这里住多几天,直到检查没问题了,再出院。公司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金秘书会处理好的。”

“不是吧?”陈旭一听,心里有些不情愿,说,“你听我说,我觉得我现在都能出院了,没必要在这里住吧……”

罗希云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到床沿,握住他的手,“别让阿姨和我担心,好吗。”

陈旭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行,听你们的。”

…………

两天后,已经是晚上了,陪着陈旭的,是他的父母,罗希云回去洗澡了。

陈旭靠坐在病床上,膝盖上放着一个本子,手里拿着笔,在上面做着一些记录。

“小旭,你都写了半个小时了,休息一下,别太累了。”坐在床边的曾文莉提醒他道。

陈旭没有抬头,应了一声,“马上就好。”

这时,周娟娟走了进来,隔壁床陪护的阿姨跟她打招呼,“周护士,今天又是你值夜班啊?”

“是啊。”周娟娟微笑着应了一声。

曾文莉一看,热情地站了起来,用家乡话说道,“娟娟来啦。”

“阿姨,吃过饭没有?”面对陈旭一家,她的笑容亲切了许多。

都是老乡,又有同学这一层渊缘,彼此之间都格外亲切。

曾文莉说,“吃过了,你呢,吃了没有?”

“吃了。”周娟娟说着,问陈旭道,“今天看起来精神好多了。”

“是啊。”陈旭笑了笑,将笔记本收了起来了。

曾文莉在一旁插嘴道,“哪里好了,希云说了,你今天睡得不比前两天少。醒几个小时,就会犯困,要睡一觉才行。娟娟啊,医生检查出来他这是什么病症没有?”

陈旭心里清楚,这是因为大脑在消化从梦境中背下来的知识,造成的后遗症。只要将那些知识全部消化,就会恢复正常。不过,这种事没办法跟他们解释。

现在,他老是犯困,一天要睡十几个小时,在别人看来,肯定是不正常的。再加上医生一直找不出“病因”,他们就更加担心了。

按照目前的进度,他估计还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而且,听希云的意思,有了带他到国外去治疗的想法。

“我也不太清楚。”周娟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曾文莉还想再问,被丈夫给拉了一下,说,“你不是问过医生了吗,有什么事,医生直接就告诉你了,别逮谁都问。”

周娟娟说道,“阿姨也是关心陈旭。这样吧,我明天去打听一下。”

“那就麻烦你了。”曾文莉笑道。

陈旭岔开了话题,问她,“怎么没见你男朋友?”

周娟娟说,“我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谈恋爱。”

曾文莉插嘴说,“话不能这么说,小旭工作也很忙,还不是有女朋友,这又不耽误。”

“我哪能跟陈旭比啊。”周娟娟无奈地说道,接着,想起一件事,问道,“对了,上次我听人喊她罗总,她在陈旭公司上班啊?”

曾文莉有些自豪地说,“不是,她是她们公司的部门总监,又兼了副总。你说的那个是她的秘书吧,她一直都是喊罗总的。”

周娟娟这次是真的惊讶了,她见过罗希云几次,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不差钱的行事作风,来住院,什么东西都是要买新的。上次她无意中看见那套餐具,居然是一个奢侈品品牌,一套下来,顶她几个月工资了。壕无人性。

她还以为罗希云花的是陈旭的钱,结果,人家自己就是一家公司的副总。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样是傍大款。

人长得漂亮,职位还那么高,这还有天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