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借口

小说名: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嘭,嘭……

罗希云站在篮球场三分线外,手里拍着篮球,侧身面对着陈旭,思考着要怎么突破。

她穿着一身宽大的红色篮球衣,长长的头发绑在脑后。

陈旭叉着手站在她面前,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她。

罗希云往边上走了几步,陈旭也跟着走几步。

“你离太近了,退后一点。”

突然,罗希云站直了身体,表示抗议,伸手推了他一下。

陈旭退后了一步,摊开手说,“这样行了吧。”

罗希云又盯着他的手,陈旭耸耸肩,重新将手交叉起来。

就在这时,罗希云换手运球,一个变向,从他左边绕了过去,连跨两步,一个上篮。篮球在篮框里绕了一圈,滚落进去。

“哈,来吧。”

罗希云看见球进了,兴奋地跑到一边,拿起了一支黑色的记号笔,得意向陈旭招招手。

陈旭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罗希云用左手托住他的下巴,说,“别动啊,要是画歪了,可别怪我。”

陈旭看着她眼中蕴含的笑意,有些无奈地说,“能不能换个惩罚。”

“不行,我早就想这样做了。”罗希云说着,拿起用记号笔在他的额头上画了起来。

不一会,陈旭的额头上,就多了一只黑色的卡通形状的狗。

罗希云退后一步,看着自己的杰作,脸上流露出灿烂的笑容,说,“再来。”

这是他们的日常活动,从一开始的打羽毛球,乒乓球,网球,变成足球,篮球这种有对抗的运动。

为了增加一些趣味性,后来还加上了彩头,输了的人,要接受胜利者的惩罚。

当然了,两人可以说实力悬殊,不提男女在身体上的差距,陈旭的技巧,也不是罗希云能比的。

为了公平起见,陈旭要接受许多限制,防守的时候不能用手,不能离得太近,还不能跳。

罗希云以前也没打过篮球,一开始的时候,运球都不会,是用两只手拍的。陈旭站在她前面,都不用动,她一天下来也进不了一两个球。

几个月来,她的进步飞快,运球突破,上篮这些,都能流畅地做出来,命中率也很高。

到了现在,陈旭每次都是输多赢少。罗希云赢了之后,总是变着法子来惩罚他,今天又想到了一个新主意,在他额头上画图案。

还是罗希云发球,还想故技重施,结果一头撞进陈旭的怀里,收不住势,一个踉跄,将陈旭也给撞倒了。

“你没事吧?”

这一下摔得不轻,罗希云正要从陈旭身上爬起来,被他一把抱住了,“别动。”

“怎么了?”

她没有再动,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

陈旭说,“我想抱抱你。”

罗希云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小声说,“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了?”

陈旭轻轻摸着她的头发,说,“朋友之间,拥抱一下也很正常。”

罗希云不再说话,闭上了眼睛。

类似的对话,这几个月来,已经有过很多次。陈旭用这样的借口,一步步地试探她的底线。她心知肚明,不过,目前的接触,还在她的接受范围之内。

这是为了他的心理健康着想。

她这样对自己说。

基地内的温度是恒定的,在二十四到二十六度之间,而且有空气循环系统,是一个很适宜的温度。

不过,他们刚刚打了一会球,两人抱着一会,便有点出汗了。

“陈旭。”罗希云突然说道。

“嗯?”

“我要回去了。”

“嗯。”

“又一年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

“是啊,这么快,你又要走了。”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热死了,让我起来。”罗希云说着,想要挣开陈旭的手。陈旭抱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才将她放下。

罗希云走到一边,将球捡起来,看向他,“还来吗?”

“来啊。”

…………

晚上,吃过饭后,罗希云收拾好碗筷,将手擦干,说,“我要走了。”

“怎么这么急?”

罗希云说,“明知故问。”

陈旭能猜到原因,她是担心跟杨锦夏或者白锦宣碰见。她这次进入梦境,马上就要一年了,她们中的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上线。

他有些低落地说,“你这一走,我就要两年都见不到你了。”

“不是有她们陪着你吗,有她们在,你更高兴吧?”

陈旭看着她,说,“你吃醋了。”

罗希云有点气愤地看着他,“陈旭,我问你,如果我同时爱上了别的男人,你能接受吗?”

陈旭眼睛一亮,说,“所以,你承认你还爱我了。”

“你……胡搅蛮缠。”罗希云不想再跟他说话了,回到了房间。

等门关上后,陈旭目光中多了几分笑意。

时间,能够改变一切。

他之前跟罗希云在一起的时候,每天见面的时间不多,两人都忙于工作,节假日都没有休息,约会的次数都能数得过来。

直到这次梦境,两人一起度过了两年时间。这两年,他们天天待在一块,学习的时候,吃饭的时候,运动的时候,平均起来,每天有十个小时以上的时间,都是待在一起的。

罗希云对他的态度,在不知不觉间,就改变了。从一开始的冷淡,不理不睬。到现在一起做饭,一起打球,就连一些比较亲密的身体接触,她也能够接受了。

说是朋友,不过是一个借口,她用来说服自己的借口。

现在,她要下线了,他心中确实很不舍。在梦境待的时间越长,他越珍惜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光。

他学那么多菜式,还自己种菜,学跳舞,陪她打篮球等等,都是为了不让生活变得那么单调乏味。

就算世界只剩下两个人,日子也可以过得很充实。

陈旭在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罗希云推门走了出来。

“我要走了。”她说,“不要让别人进我的房间。”

她口中说的别人,指的自然是另外两个。

她从身边经过的时候,陈旭一把抓住她的手,说,“能不能明天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