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真正见家长

小说名: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周日,难得一个晴天。

陈旭和罗希云坐着他那辆迈巴赫上,今天要去见罗希云的外婆,自然要正式一点。

她是外婆带大的,关系非常亲近。

“我买了点大红袍作为见面礼,你看怎么样?”陈旭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问道。

罗希云接过来一看,点头说,“她肯定会喜欢的。”

“那就好。”陈旭原本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第一次见面,总要留一个好印象。总算他想起希云提起过老人家平时比较喜欢喝茶,就让金秘书去买了点大红袍作为礼物。

在梦境里的时候,两人相处那么长时间,闲聊时,罗希云不时会提起她的外婆,说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通过她的讲述,陈旭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通情达理的老太太的形象。

直到昨天,他想起金秘书之前是老太太派过来帮希云的,就随意问了一下。意外地从她口中得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

金秘书对他说,方老太太,也就是希云的外婆,为人严厉又强势。以前公司一直由她掌管,直到前几年,才开始退居二线,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方氏集团开始停滞不前,甚至有一部分业务开始倒退。

在不同的人眼里,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形象。只能说明,老太太确实很疼爱希云。

从罗希云那里,他已经知道了她外婆那边的亲戚的情况。她有一个舅舅,还有一个小姨。

她小姨他已经见过了,上次闹了一个误会,差点把她小姨的儿子给揍了。除此之外,小姨还有一个女儿,比希云大几岁。

她舅舅在三姐弟中是最小的那位,目前接掌了方氏集团,离过一次婚,生有一个儿子,还没上小学。

这样的家庭关系,看起来不太复杂,满打满算,也就七个关系比较近的,已经离了的那位小舅妈自然不算。

…………

方氏集团就在附近一座城市,一个多小时后就到了。

在罗希云的指引下,车子开进了一个高档的小区,停在了栋有些年头的别墅前。

“走,进去吧。”罗希云主动拉起他的手,一边提着礼物,下了车。

走到门口,她先帮陈旭整理了一下衣服,确认没问题了,才上前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是一位阿姨开的。

不一会,陈旭就见到了那位方老太太,穿着一件深蓝色的上衣,戴着眼镜,坐在椅子上看书。她的头发应该染黑的,扎了起来,梳得一丝不苟。一眼看上去,并不显得很老。

旁边,是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正趴在那里写作业,听到动静,扭头看过来。只见那位老太太的眼睛一抬,看了小男孩一眼。他立马重新趴下来,继续写作业。

“外婆。”

罗希云喊了一声。

老太太抬起头,脸上浮起笑容,“是希云来啦,快过来,我看看。”

罗希云松开陈旭,走过去挽住她的手。

老太太这时才注意到陈旭,上下打量着他,说,“这位就是你上次提过的那个男朋友吧?”

“外婆好,我叫陈旭,初次见面,给您带了点小礼物。”陈旭将礼物放到桌子上。

“好好好。”老太太拍着罗希云的手,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

“云姐。”正在旁边写作业的小男孩站了起来,“姐夫,我没有礼物啊。”

陈旭笑道,“有啊,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除了老太太那一份外,其余的礼物,都是罗希云准备好的。

“我叫方昊。”

“你好,这是送给你的见面礼。”

“谢谢姐夫。”

“小嘴真甜。”

说话间,一个男人从楼梯上下来,“是希云来了啊。”

陈旭听到方昊喊这个男人“爸”,就知道这是希云的舅舅方志远,看起来三十多岁,长得一表人才。

罗希云喊了一声,“舅舅。”

陈旭听得出来,她对这位舅舅明显不是很亲近。

方志远走了过来,笑道,“你就是希云的男朋友吧,真是郎才女貌。妈,这下你应该放心了。”

陈旭礼貌地打了声招呼,“你好。”

“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舅舅。”方志远显得很热情,拉着他的手,说,“走,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她们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肯定很多话要说。”

陈旭看向罗希云,她点头说,“你去吧,我陪外婆先聊聊。”

“好。”

陈旭跟着方志远,在别墅里参观了起来。不一会,上到了二楼。

“这里是我的酒柜,我所有的珍藏都在这里了。”方志远走到酒柜里面,挑了一瓶出来,说,“喝一杯?”

“好。”陈旭见他这么热情,也就没有拒绝。

方志远开了盖后,将酒倒进了醒酒器内,走到旁边坐下,突然说道,“听说,金秘书现在跟着你。”

陈旭从他的神情中,捕捉到某种不太寻常的东西,说,“对,是希云给我介绍的。”

金秘书在跟着希云之前,一直是方志远的秘书。

昨天,他特意问她,要不要一起过来看望一下前老板。她没答应,说最近工作很多。现在看来,很可能只是不想过来。

方志远的手下意识地交叉在一起,停顿了几秒,问,“她过得怎么样?”

陈旭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她过得很好。”

“那就好。”方志远对着他笑了笑,说,“她真的很能干,她离开公司后,我换了好几个秘书,都不满意。”

陈旭点头,“她确实很有能力,帮了我很大的忙。我给她涨过几次工资了。”

方志远对着他友善地笑了笑,转到了别的话题。

两人品尝了红酒,重新来到楼下,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

接近中午的时候,陈旭终于找到机会问罗希云,“方志远跟金秘书是不是有过什么故事?”

罗希云叹气道,“他还没死心啊?”

“他表现得太明显了,特意问了金秘书的近况。”陈旭有一点没有说出来,他觉得方志远是故意在他面前这样表现。

PS:又是月末,又是周末,求月票。